Current TAG

诗人

异乡人手记

韦白 18        诗人在当代社会中早已成为一个不受欢迎的代名词。诗人自己也为自身的身份感到尴尬。这早已是一个世界性的现象,而非中国所特有。这种身份的尴尬一方面源于现代传媒的转换,即由“阅读”

Feb 2nd,2017

         打造客家文化品牌,宁化诗人在行动

                                   文/许晓鸣        江南的五月 ,卢橘杨梅次第新,正是时蔬与鲜果成熟的季节。对于生活在宁化县城的离开,惭江,

Jun 4th,2016

《在汝溪》组诗之《诗人读诗》

第三篇 》在传统与民间的渡口摆渡或另一种可能 ——读太白酒桶的诗 作者:伽蓝 如果说诗人绳子的诗歌寻找到一种与时代对称的语言,那么诗人太白酒桶的诗歌则是基于传统诗歌里面的另一种尖锐的寻找,呈现的是另一种诗歌的可能性。 我很想找到太白酒桶之前的诗歌,因为那种开放性的芜杂与对细节的堆积,拓宽了我的认知。那是一种同样与这个时代混淆的价值观相称的模糊的语言质地,里面杂糅着文人传统与民间的一种匪气,像闲适的书籍里长出了疯狂的野草。 但是,这种情形诗人在后来的创作中被诗人回避着。但是其中的神髓却被诗人保留下来,溶解在日益简化的诗句中间。 不仅如此,诗人似乎越来越重视从传统诗歌中汲取营养,同时借用电影语言来剪辑、拼贴,于是与从前相比,诗歌不只是酣畅淋漓的语言呈现,更凸显出语言文字所呈现的画面感这一点与王维的观点倒是近似。但是画面的选择绝不仅仅是田园式的,而是有更多贴近生活的细节,与这个时代相呼应,里面有这时代的文人气的微风、细雨或百姓的感叹与流云。 除了画面感,诗人精心营造的每一首诗歌都有一个韵味深长空间让人驻足或流连。他在这个空间里以各种个体灵魂的体验自由行走,体会着它们

Feb 23rd,2018

可信的诗人和可爱的哲人

文 / 金周 王国维曾言,“哲学上之说,大都可爱者不可信,可信者不可爱”(王国维,“三十自序”)。王国维用可信和可爱来代表两种不同的哲学特征,即理性主义与非理性主义。理性主义者较为重视清晰的论述、确定的风格以及符合逻辑的严谨的方法。这种风格的哲学作品往往繁琐、细碎,以致晦涩和枯燥

Aug 18th,2016

诗人的个性——随笔二则

1.诗人的个性绝不是私人生活史,过于简陋地描述私人生活,等于甘愿平庸。 2.诗人的个性也不是私愤、浅见和无知,更不是“沉睡魔咒”。个性如不觉醒,即为庸常。 3.诗人的个性不等于凝视痛苦,也不是显摆和崇高。 4.诗人的个性不是靠耍无赖去表达依赖,个性不能被复制,也不具有普遍相同的性质。 5.诗人的个性不是随便扣一顶帽子就能解放的,诸如“一线、年度、金牌、头条”等等。个性不是身份,时间(历史)能检验的

Apr 29th,2018

可能我是一个诗人

炎热的夏日在人们的诅咒声里骤然离去 把天空,大地,还有风留给了秋 我想 我是喜欢秋的 喜爱它清脆又不拖沓的声音 喜爱 它清净高远,冷酷疏离中 一丝的愁绪 肌肤的纹理有时候就像是土地 纵横交错 线路分明 同样等待着被浸润 或是眼泪 也可以是汗水 最无用的应是秋风 它吹不回动情的眼睛 却也同样吹不走久久的凝视 徒劳 我想我是一个诗人 一个命很长的诗人 属于爱情的春天和情欲的夏日 以及 绝望的寒冬 都

Aug 16th,2017

诗人之夜

——致辛波斯卡 无需担忧浩瀚的时间如何流过狭窄的空间 不为泥沙的诗人卵石一样的诗人 挨着诗人,活着的挨着死去的 男性的挨着女性的女性的 丑的美的青春的荒诞的枯萎的腐烂的

Jan 15th,2017

☞诗人与词语的合约☜

——读李寒《一个词,一个人》 ☆辛泊平     仓颉造字,夜有鬼哭。词语之于人,是肉体之外的重生,是灵魂渴望与神灵沟通的自觉。     从懵懂的孩童时代,一个字,或一个词,便可

Jun 22nd,2017

昨天我看了一本诗选。大多都是国外诗人,我国诗人就只有徐志摩跟林徽因。其实比之外国诗人的直白,我更喜欢

许多中国诗人的婉约。中华文化是很神奇的文化,因为我们拥有几千年的文化史,尽管历史上发生了许多破坏某些文化的事情,但我认为我们依旧是最具有文化底蕴的国家。 我最庆幸生在中国,是因为有着许多国家不可企

Jun 24th,2016

啊,今夜,夜色撩人

啊,此刻,诗情发作 啊,此景,此情,需吟烂诗一首 哈,有请烂诗,低调出场 让这大地上多一位诗人吧 希望成为诗人,写最动情的诗话 ,为我最爱的人,想要她总能被浪漫包围着; 希望

May 5th,2017

Loading...
Next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