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Zine

刘歌

June 13, 2017

Read   minute minutes second seconds



大海往事(组诗)


        刘黄强


船缆


母亲走了的那天 父亲一下子老了很多

眼睛木楞好久才回过神来

他说:岸上的船缆栓柱断了

船就靠不了岸  



渔人码头



渔人码头的水声收录父亲的嗓音

这是子夜 渔寮的灶台上一㶽饭香正浓

父亲喊亮渔船的灯火

那声音清亮 海味道十足

而海也会在此时醒来


大潮小潮 钉竹网计算海水的流速

一领棕褐色的大帆顺风启航 头东头西

他们把海耕得浪高花茂 日子

弥漫湿漉漉的鱼腥香 而父亲

总会把船上省食下来的熟虾

包进他的香烟壳 带回 烟草味的海鲜

至今无人学会烹饪


渔人码头收录父亲的嗓音

我收录渔人码头的记忆

海把光阴拖远拉近   潮起潮落间

那一脉涌动  不停息



看大门的父亲


中午时分

我看到他在打瞌睡

呼噜声一阵一阵

他微垂的脑袋只剩下稀松的白发

木椅子承负干瘦的躯身

显的那么自若


几年前他离开船

到我上班的水产食品厂看大门

七十几岁的人了  他说孤独是一只只蚂蚁

慢慢啃咬海的岁月   他按耐不住这空虚

他折腾自己   他喜欢热闹


他喜欢和年轻人唠嗑  这样仿佛年轻许多

在人多嘴杂的职场布满利益的算计

时代的秉性很难叠加另一时代的秉性

他看不顺眼  别人也看不顺眼


他说看一个大门等于担一份责任

他说要对得起这事


只是

中午时分 我又看到他在门卫室打瞌睡了

呼噜声一阵一阵的

我走进去  不想叫醒他

他却很警觉地抬起头来  看了看我

我坐了下来   在他身边

我突然感觉自己很无用













Writer's Column Report
刘歌
Have no posted articles
Canc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