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tty Record, Easy Sharing

Download Zine

colorfuler

July 2, 2017

接下来的夜晚充斥着酒精、明亮的灯光和拥挤的人群。一开始Isak只是单纯地想回到派对中去,尽管他内心里其实很想找到Even然后和他一起离开,但他却没有看见Even的身影。他撞见了已经喝得烂醉的Eskild,又跟他喝了几杯。他现在很需要酒精来麻痹自己。如果还保持着清醒的话,他会一晚上满脑子都是Even和他紧贴着自己的身体的画面。他跟Eskild喝完后碰到了Magnus,他带了两瓶他爷爷的火焰威士忌,说服Isak也喝一杯。酒精灼烧着Isak的喉咙,他享受这种刺激的感觉,便缩在房间的角落里跟Magnus一起喝了下去,直到对方终于鼓足了勇气去跟Vilde搭话,他估计已经注意她好久了。


就在Isak以为Even已经离开了的时候,他突然看见他正和Sana站在厨房门口,手上拿着一杯透明的液体,他马上起身摇摇晃晃地走了过去,路上还跟Eva也喝了一杯。他几乎是摔在Even的臂弯里的,他拽着Even的T恤免得自己摔倒,开始跟旁边被逗乐了的Sana结结巴巴地自我介绍。


“Even…”他含糊不清说了句,然后开始傻呵呵地笑。“我很高兴你来了,非常,非常高兴。”他拍了拍Even的胸口。


“你怎么了,Isak?”Even微笑着问,用食指挑起Isak的下巴看着他的眼睛。


”我很,很好,很他妈的开心,”Isak叫喊着。“跟我喝一杯吧,好吗?”他转身寻找离得最近的酒精。


“你还记得我跟你说过我在吃药吗?我也不能碰酒精,所以不能陪你喝。但我们可以去跳舞。”Even这些严肃的告白对于醉醺醺的Isak来说只是耳边风,他有点不高兴地撅起了嘴,不过当Even把他往舞池里推的时候他又开心了起来,Eva和Vilde正在那里亲热,人们在旁边起哄。Magnus歪在另一边房间的墙上,正闷头灌他的威士忌。


Isak抓了Even好一会儿才找到了自己的节奏,他还记得怎么跳,不过当Eskild加入进来的时候变得更容易了,Isak可以想趴在谁身上就趴在谁身上。Eskild拿出了他的相机,迫不及待地想拍个新视频,他大声喊叫着移动镜头拍人满为患的舞池。每当Isak觉得Eskild和Even挨得太近了就把自己挤到他俩中间去,不想让Even离开他的视线哪怕一分钟。


几个小时后,他闷闷不乐地站在卫生间门口,因为Even不让他跟进去,Eskild的同事们已经准备离开了,大家都在互相告别。人们一个接一个地跌跌撞撞地出门,Isak跟烂醉如泥的Magnus和Mahdi说再见,约好到时候出去玩,他醉醺醺地亲吻了Eva的脸颊,突然焦虑了起来,想到Even可能也要打算离开了。


“你会留下的,对吧?”他问道,伸手去抓Even的手,好像这样就可以阻止他离开。


“我留下。”Even附和着,低头认真地看着他们牵着的手。


Eskild的相机又在拍他们,但Isak不在乎了。他很满意Even的回答,他正牵着他的手,人们都准备离开,但他却要留下。他往前把脸开心地埋在了Even的衣服上。


“你没事了吧,Eskild?”他听见Even在他头顶上方说。“我想Isak要睡觉了。”


如果是以前Isak一定会反驳,但是天啊他现在真的很想跟Even独处。他拒绝把手从Even的腰上拿下来,慢慢地、摇摇晃晃地往卧室走,尽管Isak觉得自己已经走得很稳了,毕竟他喝了那么多酒。在他看来,他甚至都还没醉到那种程度。他还可以自己关上卧室门,找到自己的床在哪。


“你会留下吗?”他又问了一遍,忘了之前Even已经给了他肯定的答复,当Even再次点点头的时候他开心地笑了。


“我会留下的。”他耐心地重复了一遍。“你想,额,去刷牙什么的吗。”


他们去卫生间很快地洗漱了一下,Isak嚼着自己的牙刷,不肯松开Even的手,Even只好尽可能地把他的脸洗干净。他似乎是有备而来的,因为他拿出了自己的牙刷开始刷牙,Isak不情愿地松开他的手,在旁边尿尿,嘴里还在抱怨为什么Even要转过身去。


他们快要弄完的时候,Eskild门也没敲地进来了,用湿毛巾开始搓自己脸上的彩虹油彩,嘴里嘀咕着自己的脸蛋要为了平等的爱而牺牲什么的,然后头歪在洗手池里睡着了。


“你会留下吗?”他们往卧室走的时候Isak又问了一遍,Even关上了门,小心地看着他。


“没错,小酒鬼,我会留下。现在上床去睡觉。”他笑着,从他带来的大包里拿出一件睡衣衬衫。


Isak把头歪向一边,看着他想了一会儿。“你睡觉不穿上衣的。”就算他醉得一塌糊涂,他大脑的某个角落却还记着这件事。“你自己睡的时候不穿。”


“我确实不穿。”Even放下了手上的衣服,指了指Isak。“你呢?需要帮忙吗?”他走到Isak跟前,小心地把他的衬衫从头上脱下来。如果是在几个小时前,光想想Even帮他脱衣服的画面Isak都能疯掉,但现在他醉得根本意识不到正在发生什么。Even解开他牛仔裤的扣子,帮他褪下裤腿,小心地不把内裤也带下来,然后Isak伸腿踢掉了裤子。


然后他把Even拉过来,学着他的动作,帮他脱掉衬衫和牛仔裤。他们两人现在只穿内裤了,面对面站着,Isak盯着Even的胸口看,然后他伸出一只手覆上了Even苍白的皮肤。Even抓过他的手一个一个地亲吻了每一个指节,之后他轻轻地把Isak往床边拉,等着Isak躺下,好把被子盖上。


他仰面躺好,但Isak却探过一只手来环住了他光裸的腰,把他带成侧面躺的姿势,两人可以看着对方。“想亲你。”他咕哝着,手指抚上了Even的脸,眼睛盯着Even温柔的眼眸。


“我也一样。”Even低声说道。“你为什么要喝得这他妈的醉呢?”他微笑着,看起来还有点感叹,虽然没有什么好感叹的,Isak觉得整个房间都在旋转,Even的脸是他的眼睛唯一聚焦的东西。


“没醉。”Isak不满地指出,撇了撇下嘴唇反驳道。他把身体往Even那边挪了挪,被子下赤裸的胸膛几乎都要贴上了。“想亲你道晚安。”他重复了一遍,把头冲Even抬起了一点。


Even叹了口气,把落在Isak脸上的一束头发拨开。“等你清醒的时候再说。我保证。”


“清醒着呢。”Isak咕哝着。“很,很清醒。And kissable。”


“很诱人,没错。”Even同意着他的话,指尖轻轻扫过Isak的嘴唇。


”你也觉得没错?”Isak又往前蹭了一点,但他的嘴唇只碰到了Even横在中间的手指。


“一点没错。但并不清醒。”


Isak沮丧地呻吟了一声。他的身体渐渐跟上了思绪,他开始意识到他正和Even躺在床上,他的Even,还没穿衣服,现在终于只有他们两人。他想起了之前发生的事情,想起了Even在他耳边的低喘,想起了当他发现他俩都硬了的时候有多兴奋,他们都想要对方。他想起了Even在他皮肤上的手指,在他发间的嘴唇,还有抵在他大腿上的家伙,隔着布料摩擦,被Isak弄得那样兴奋。


Isak有了新的主意,他把手指往下伸,又勾住了Even的内裤。Even的腹部立刻就在他的触碰下紧绷了起来,Even深吸一口气,似乎随时准备在他更进一步的时候阻止他。Isak又倾身去索吻,但Even再一次用手挡住了,Isak别无选择地只好去亲手指。“非常清醒,and kissable,and so fucking hard right now。”他在Even的皮肤上轻声说道,开始慢慢地吸允Even的食指。当他听见Even低沉的、近乎呜咽的呻吟时得意地笑了,Even似乎左右为难。


“Isak,停下。”Even的声音很破碎,但他还是成功地把Isak推远了一点。“我是认真的。Not like this, okay?”


Isak噘着嘴很不满地想了很久,终于点了点头。“好吧。”Isak让他把自己翻过身去,当他把手环住Isak的时候他叹了口气,紧紧地抱住了Isak。


“晚安,小酒鬼。等不及想看见明天清醒的你了,然后我会疯狂地亲吻他的。”


Isak笑了,身体里的酒精让他觉得很温暖,但是大脑含混不清。“他也等不及了。”



TBC

Free download Zine, Sharing beautiful blog
Support Mobile Devices
AD
Free download Zine, Sharing beautiful blog
Beautiful Recording , Elegant Sharing
Writer's Column Report
colorfuler
Have no posted articles
Canc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