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条结果
Loading...
- End -
yuye1985
Peppertones
Subscribe Subscribed
yuye1985
Wrote in July 26, 2017
Peppertones

Peppertones - 闪闪发光的他们的路

写歌词时有在脑海中描绘的画面吗?

申在平 做音乐时有几个经常会想起的重要的象征物。比如阳光灿烂风和日丽的日子,在屋顶全身洒满阳光时的心情;小小的轻型飞机在雷电交加的雨中惊险飞行,穿云而出时蓝色的天空一下子展开的样子。

李章源 我喜欢幻想,不过基本上还是在日常生活中找出带来快乐的成分。想着“如果有这样的事心情就会好"之类的。

记忆中最棒的艺术家是怎样的形象呢?

申在平 我以前是喜欢摇滚的。做强烈音乐的大哥们非常帅气。我是Extreme的吉他手Nuno Bettencourt的粉丝。真的,那时以为摇滚是只有长头发、傲慢的怪人才做的。以琐碎的日常故事来做音乐的我的样子,和从前我所认为的大哥们的样子的确很不一样。我是没有那种样子的,毕竟我不是摇滚明星嘛(笑)

李章源 我记忆中的音乐家形象是迈克尔·杰克逊和史提夫·汪达。迈克尔·杰克逊是世界上跳舞最好的人,史提夫·汪达是虽然看不见也能弹钢琴的人。不过这两位比起歌手,应该说是英雄级别的吧。

有没有为了买到喜欢的音乐家的专辑,付出刻苦努力的回忆呢?

李章源 有的。Boyz II Men 2辑发行时,我非常想买CD所以攒了24周的零用钱。中学时我每周的零用钱是500元。拿出24个500元硬币时,唱片店阿姨笑着说我可爱。有意思的是,看到Boyz II Men拿1位觉得歌很好才攒了24周的零用钱,但我买CD时(Boyz II Men)依然在一位,所以觉得自己买了很棒的专辑。(大家笑) 最近好像都没有那么厉害的专辑了。

申在平 我性格急躁等不了24周,买的卡带。(笑)

两位很相似又好像完全不同,是怎么变亲近的呢?

申在平 大学3年级时,两个人每天答到之后偷偷出去喝酒。因为大家都在上课所以店里一个人都没有。去学校门口的定食店点一碗盖饭和一瓶啤酒,吃着这些不知怎么…

李章源 不是定食,是啤酒和金枪鱼包饭吧。星期一是吃定食的日子,星期二和星期四是在Dakodako喝酒的日子,星期三和星期五是去汉堡王或者KFC的日子。

会这样定好日子吃东西吗?

李章源 我喜欢这样定好吃东西。

申在平 这个人喜欢吃东西,我就是跟着他。反正就是在没有人的地方大白天吃着饭喝啤酒,觉得很悠闲,感觉像村上春树小说里的主人公,沉醉在这样的心情里回来。好像非常享受人生。

可以想象是怎样的氛围。对于成为音乐人,决定性的影响是什么?

申在平 这么一说忽然想起来,小时候喜欢过节时去亲戚哥哥家。哥哥房里有很多外国摇滚乐卡带,第一次看到吉他也是在那里。中学2年级时第一次摸吉他,非常有意思所以求妈妈给我买。大概整天都在玩吉他。

李章源 我妈妈是音乐家,小时候开始就自然而然的接触音乐。弹吉他,弹钢琴,看乐谱的方法,都是妈妈教我的。妈妈很后悔吧。(笑) 决定要做音乐是因为…不知道呢。高中时开始制作歌曲,不过好像也是为了嘚瑟。这个好像是正解。哈哈。

听说申在平以前是喊着“死也要走朋克之路”的朋克少年?

申在平 高中时非常非常喜欢去弘大玩。手放在口袋里、吐着口水走来走去的朋克族看起来非常帅。我的学校在水原,不过一有时间就会去弘大club玩,然后坐末班车回来。也因为是寄宿学校才可能的事吧。上大学之后和朋友们一起组朋克乐队,戴脐环、穿裙子什么的。(笑) 结果一起做乐队的朋友们去了军队,那时候开始喜欢新的音乐。

给Peppertones的音乐带来影响的是涉谷系音乐吗?

申在平 是的,是和他(李章源)一起听的,是我们代替兵役做社会服务的那段时间。那时和之前比起来相当温和悠闲:之前是光喝烧酒,那时是去酒吧喝啤酒。江南站有一个酒吧,那里会持续播放最新流行的涉谷系音乐,比如当时最热门的FPM,Mondo Grosso那样的音乐。问这是谁的歌,记下名字第二天各自去公司下载反复听,下班后再去那个酒吧喝啤酒。就这样在那个酒吧组团,“我们做乐队吧!”

李章源 我中学时只听日本音乐,因为喜欢动漫主题曲。因为不听金属乐就不能和同学们进行社会生活,所以也会听一点,但是我有点缺乏这方面的素养,没有摇滚的血统。(笑)

“为了忧郁症的新治愈系乐队"这个前缀是怎么加上的呢?

李章源 我们提出这样的口号,是因为上学时自由的在学校,进入职场生活觉得非常枯燥。消化系统也不好,变胖、忧郁来着。以“为了那样的我们制作开心的歌”为宗旨开始的乐队,所以提出了有点滑稽的口号。把它写在官网上也只是放着而已,但是现在去哪都会问是不是新治愈系乐队,所以就说是了。

从1辑开始一直在做开朗感觉的歌,实际上是怎么样的呢?虽然希望可以一直快乐的唱歌,但Peppertones也是人,也会有人生苦恼吧?

李章源 想要开朗才会做开朗的歌吧。

申在平 制作又是另一回事。喜欢积极乐观的情绪,我们希望通过开朗明亮的音乐传达这种情绪,但是想这样制作的话,很难总是嘿嘿笑着就做出来。因为不是随便做出什么音乐,把这样的歌词加上就行。要苦恼很多,做音乐时有很多激烈的部分,好像越做就会变得越敏感。

以后会像<冬天的事业家>的歌词那样,财富和名气越来越多吗?

李章源 哈哈哈。也许吧。马上就到月底先把月租交上…我们是心灵的富翁。心灵!是因为钱才做音乐的吗,是用心做音乐的呀。哈哈!


翻译 by @是我的南优

AD

yuye1985

Peppertones

Subscribe Subscribed
0
0
Report

Hot Topics

音乐 乐队 酒吧 社会 制作

0 Comment

Submit
Please write a comment
See all comments

长按二维码,打开 Zine 小程序

阅读更多精彩文章

Canc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