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条结果
Loading...
- End -
Subscribe Subscribed
梨花风凉
Wrote in November 27, 2016

标题不好取~


两年前从学校毕业的时候,我校招得到offer,南下中山工作;于亮说他准备考金融的研,要留在武汉拼一年。


作为班上唯一一个连日语二级证书也没有拿到的人,他好像确实没有希望继续在日语这个方向上坚持下去。


金融是他的第二专业,尽管我并没有发现他平时对金融有什么兴趣。


总之,在我开始体验职场生活时,他在学校附近租了一个小黑屋,开始了再求学之路。


那一年的元旦,我回学校,借住在他的小黑屋,两个人聊了很久。

聊起他和波波以前从校外走回校内路上对妹子的意淫。

聊起他网恋的女朋友马上要跟别人跑了,他难过万分却无可奈何。

聊起他现在和一墨在东十二教学楼里一起备考的相濡以沫。


最后他说考试也已经考完了,在武汉再待几天就要回家去等结果了。

成的话就继续准备面试,不成的话就去深圳找工作去。但其实他也知道,这次八成是不成的。


很心疼他。

本专业的日语学的一塌糊涂,连个最基本的二级证书都没拿到。

第二专业的金融,也是补考加老师放水才勉强拿了个学位证。

这样的他,就算去了深圳,又能找到什么样的工作呢?

我考虑着不知道他有没有考虑过的问题,离开武汉回公司去。


再听到他的消息时,他已经是去了深圳了。那大概是15年三月的事儿。


他拿到的第一份工作是销售。

一个名字已经忘了的桌游的销售。

底薪只有两千五,但是hr跟他说加上提成月收入轻松过万,只要干的好。

那干不好的话呢?

那就拿着底薪挣扎着活吧。

好在画的饼充不了他的饥,他最终没有去卖桌游。


后来他也面过一些外贸公司。但都没什么结果。

不是他嫌弃公司小,没前途,就是公司嫌弃他要价高。


最终,他找了一份比较熟悉的工作,进了一家培训机构当老师。

忘了说了,他大学四年唯一放光的事情,大概就是一直坚持做家教。


尽管底薪还是只有三千多。

尽管奖金多少全凭老板心情。

但好歹,算是安定下来,开始有自己的盼头。


那时候波波也已经从中山辞职,去了深圳跟于亮根叔窝在一个出租屋里。

我一个人在中山,很是羡慕。

所以经常在周五放假的时候坐高铁去深圳找他们玩。

通常是几个人在网吧开黑打几个小时的刀塔。恍如回到了读书时泡在新宜网吧时的时光。

简单而快乐。


那会儿我好高骛远,不满在中山的工作,每天就盼望着早些辞职,好去深圳找他们,然后四个人一起在深圳工作生活。


然而商波最先离开深圳,回了武汉。

而等到我终于辞职了之后,也只是在深圳玩了一个月,就也回到了武汉。

当然,我在武汉也没能待多久,这是后话,此处不多讲。


于亮,作为这篇文章的主角,那时正在辛辛苦苦的度日。

手机是林爷友情价转让的二手苹果五,不知道分了多少期。

电脑是我用信用卡帮他分十二期帮他买的,一个月还我450。

时不时的,房租还需要根叔提前垫付。

说是苦哈哈,那真的是一点都不夸张。


不知道他那时候有没有想到,也就短短的几个月之后,生活会来一个180°的大转弯。

反正,我是没有想到。


在那家私人小老板当家的培训机构坚持了几个月以后,于亮选择了辞职。

诱因我们看来比较简单,但估计老板看来很难理解。

老板曾答应学生家长以多少多少的价格,但之后因某些不可描述的原因要出尔反尔。

于亮是那个学生的老师,所以老板派他去跟学生家长交涉。

他说,为人师表干不了这事儿。于是就辞职了。

老板象征性的挽留了几句,也就放他走了。

末了还语重心长的告诉他:

年轻人还是要务实才能混下去啊!

于亮很真诚的感谢了老板的栽培,然后开始找新的工作。


这次,再也没有初来深圳找工作时的跌跌撞撞和底气不足了。

很快,就拿到了深圳第一和第二大培训机构的offer。

最终,他选择去了第一的思乐考。也开始了他人生的转折。


短短几个月,升教学小组组长,月收过万。

如果仅以月收入才评价的话,他俨然已经成为同班同学中混的最好的。

这点,谁又能想得到呢?


不过,我至今不承认他有什么过人之处。如果有,那只能说是身高还算可以。

他毅力不行,跟我一块学吉他,学轮滑,最终他吉他弦放生锈了,我轮滑鞋送人了。

他天赋不行,一起打游戏永远是最菜的背锅位。

他文笔不行,写文章晦涩难懂,而且喜欢不加标点。

他性格不行,有时候闷的让你恨不得打他一顿。

但是,他不会做什么让你讨厌的事儿,跟他一起相处会很轻松。

这也许是他做得好老师的一个原因吧。

更重要的是,他仿佛一直都知道自己可以做老师。毕业之前他曾经跟我探讨过,想要把武汉的家教事业整合,做成职业化的模式。


虽然他现在可能已经忘了这个,但至少,他用自己的事实证明,家教这行,也是可以当饭吃的。


故事讲到这里就该结束了,因为那之后因为各种原因,都没有好好再交流过了。


上次说我再去深圳的话,请我吃最贵的日料。其实我想说,还是去吃东小门外面的手撕鸡吧。











AD

Hot Topics

老板 老师 武汉 金融 深圳
0
1
Report
Subscribe Subscribed

梨花风凉

1 Comment

Submit
See all comments

长按二维码,打开 Zine 小程序

阅读更多精彩文章

Pretty Record, Easy Sharing
Download
Canc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