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条结果
Loading...
- End -
Subscribe Subscribed
雪落红尘
Wrote in April 19, 2018


记忆中的老槐树


    虽然每年回老家两三次,却一直没有特意去看那棵老槐树。老槐树位于村子的中街靠东头的路边,有时候去后街的外婆家会经过它。

    该怎么形容它呢?这棵老槐树。

    斑驳焦黑的老树皮,稀疏的枝丫,朝南方向的树干已经全部消失,感觉只有一层树皮在支撑着这棵老树,但是活着的树枝却依旧枝繁叶茂。据老人讲,这棵老槐树是因为被雷火击中,导致树干烧毁,但是仅存的老树皮却依旧在为上面的树枝供给着水分。

    老家是一个封闭的小山村。这里四周环山,土地不多,多为砂石土质,山上多为沉积岩,植被也不算茂密,一条小河自西北方向的山上流下来,从小村的南面流出。小时候,感觉家家都很穷,土地里刨食的老农民没有其他的经济来源,但是对于小孩子来说,快乐仍是无处不在的。

    老槐树的东北角有一处空地,也许是谁家的宅基地,还没有经济去起房,就那么闲着啦。村里偶尔会有电影队来放电影,那处空地就被利用起来。

    确定放电影的消息一经放出,孩子们就像过节一样活跃起来。扛着自家的长条板凳,拎着小马扎去占地方。地方占好了,就三五一群地开始玩起各种游戏。老槐树是藏猫猫的好地方,被掏空的树干里躲两个身量小的孩子根本不是问题。躲在老槐树里也是最容易被找到的,可是单纯的孩子,依旧乐此不疲,重复着藏与找的简单快乐。有时候玩得忘形了,忘记了自己的初衷,等想起来回到电影场,发现自己的板凳被人悄悄地挪了地方,一场战争就会不可避免地发生。强势的占领方总是会赢得战争,即使如此,弱势的一方也不会轻易放弃自己的既得利益。争吵、打闹、围观、起哄则是孩子们的另一个乐趣了。



    令人意外的是,随着年代的久远,老槐树竟逐渐显示出一些神迹来。北侧的树枝生机勃勃,对着的两户人家日子过得红红火火,南侧的树枝枯死了,对着的那户人家日子怎么过都是捉襟见肘的情形。于是大家都觉得老槐树或许在暗示一些什么。住在南边的人家找了另一处宅基地,重新起了房子,日子一下子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而住在北边的人家就那样住着,日子反而过得不温不火起来。大家对老槐树的神迹之说就渐渐地淡了。

    随着孩子们越长越大,村里新起的房子慢慢往村子的东头和南边发展起来,充满活力的年轻人走出山村的也越来越多,而村子中街和后街的房子都是老人住着,慢慢破败起来。



    山村的水质很好,以前种植苹果时,苹果都比别处的脆甜可口。有一年,有人引进了大樱桃,大家发现种植大樱桃的经济收入比苹果还可观,于是村里漫山遍野地发展起了大樱桃,村里年轻一代的日子竟是一年更比一年好。家家户户二层楼盖了起来,小汽车开进了家,小日子都过得越来越“烧包”,前街的路也越修越好,相比之下,后街显得更是凋敝,鲜有人至。

    可是相比之下,我还是喜欢原来的老屋格局。以前的老房子房间不大,窗户也小,室内采光不是很充足,加上高高的房梁和坡式屋脊,屋内长年冬暖夏凉。每家每户有一个宽敞的小院子,院子里有鸡鸭鹅架和牲口圈,屋檐下有葡萄架,墙边和大门内外种了各种各样的果树。外婆家的院子里就种了一棵梨树,大门口外种了一棵杏树,墙边还有几棵梧桐树,整个房子和院子都在绿树的掩映下。外婆的屋檐下还种了一棵月季花,年头多了,月季花长到屋檐下,每年春季开始月季花开了一批又一批,每次去外婆家,外婆就会拿出剪刀剪两支最大最美的给我插到小辫上,让我美美地回家。

    外公外婆去世后,老房子无人居住,一年年经受着风吹雨淋,终于坍塌在风雨飘摇中。后街和中街的老房子,大部分都是在老人故去后、无人居住的情形下,年久失修、坍塌无形。



    村里新盖起的楼房,大多都像极了城里的小别墅,房间扩大,窗户加大,采光充足,单独设置客厅和卧室,居住条件更加舒适,以前院子的位置加盖了左右厢房作为厨房或者杂物间,院子靠大门口的位置加盖倒座房,设置卫生间和车库,二楼多是书房、卧室和凉台。这样的建筑居住空间扩大的很多,功能区域多了,但是没有了院子和树木,反而觉得空间闭塞了。

    从村子的前街走过,脚下是平整的水泥路,路两边一座座楼房整齐排列,房子之间除了必要的小路,空间很小,最重要的是一棵树也没有。突然感觉自己还在高楼林立的城市里,记忆中悠闲惬意的小山村不在了。

    “这是社会的发展,农村的发展,城镇化的必然趋势吧。”我想,心里却依旧眷恋着记忆中老家的味道。

    “还记得村里的那棵老槐树吗?”微信上,我问着跟我一样早年就离开山村的朋友。

    “当然记得,那棵老槐树嘛!无心了,却一直活着。”

    “那棵树,有历史啦!”

    于是,大家噼里啪啦地说起自己关于那棵树的记忆。对于那棵树,我们有着同样的记忆,就像对于老家,我们也有着同样的眷恋。

    童年的记忆就像小时候吃过的糖果,那甜美的味道永远留在脑海中,并随着岁月的流逝,日久弥新。


(感谢艾珍同学提供老房子图片)

2018年4月

AD

雪落红尘

Subscribe Subscribed
0
0
Report

Hot Topics

起来 院子 老槐树 日子 发展

3 Comments

Submit
See all comments

Long press in Wechat

Open Mini-Program to read more

Canc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