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条结果
Loading...
- End -
木头奶奶
奈何?无奈何!
Subscribe Subscribed
木头奶奶
Wrote in June 20, 2016
奈何?无奈何!

我的父亲汤兆云


     

     重读父亲写的自传《风雨兰馨》,走进当年的岁月,父亲的艰辛、无奈、悲伤、绝望、无助常叫我泪满眼眶。父亲的一生坎坷艰难,从一个教书的先生、校长被迫成为劳教人员、“臭老九”、“四类分子”,他劳动教养过、上山下乡过,经历了战乱、文化大革命运动,历经磨难,九死一生。终于盼来了阳光灿烂的日子,落实政策平反后,恢复了原来的身份——人民教师。父亲的思想对我们影响较深,他对工作的执着与认真,低调处事,严于律己,勤俭爱家的品格是我们一生学习的榜样。



      父亲出生于1921年8月,当时正是推翻清朝以后军阀割据动荡不安的年代。曾祖父以贩卖蔬菜为业,祖父则与他人合伙经营布店,尚能维持生计。父亲排行老三,因前面为两个姐姐,故而深得曾祖父疼爱,幼年过得温馨幸福。

     父亲八岁入学,先后辗转于当时的紫东女子学校、东升小学、东华小学就读。同年,曾祖父病逝,一家生计均靠祖父一人,因逐增多位弟妹,食齿浩繁,生活十分艰难。十四岁小学毕业,由于生计所迫,只好辍学到祖父店里当学徒。父亲虽离开学校,却坚持与秀才陈逊飞先生、孙斗初先生补习琼林、四书、古文等等。1937年日本侵华,抗日战争爆发,政府为补充兵源,处处抽壮丁当兵。为逃避兵役,家里只得让父亲重新上学,至此父亲考入苏峰中学就读。可惜好景不长,1939年敌机轰炸东山,学校停课,物价飞涨,民不聊生,父亲的中学只读了一学期又二个月便就此终结。

     据父亲回忆,抗日战争期间,东山先后三次受到敌军的侵犯。第一次:1939年7月11日至13日,日本军舰驶近东山海域,用飞机轮流向县城进行轰炸;第二次:1939年8月23日至9月4日,日军从亲营、郭东等地登陆,与我军进行激烈交战;第三次:1940年2月12日至16日,伪军登陆县城及东南沿海,与我军进行激烈交战。据统计,房屋被炸毁2456间,渔船被烧毁147艘,军民伤亡892人。


     1940年6月,父亲二十岁,经友人介绍到古雷乡油沃国民学校当教员,后经考试,先后到古雷乡龙口学校、马銮国民学校、东坑国民学校就职。期间县政府组织全县教员考试,父亲成绩名列前茅,作文被作为典范刊登于《东山新报社论》。1945年秋,应陈懋林校长的聘请随同乡陈若亲等一行6人到厦门大同小学(厦门当时规模最大的小学)担任总务部主任,兼任小学语文教员。后因同乡的原因,又结伴回乡。1946年春被县政府委派到樟塘小学当校长。1947年秋到衙顶国民学校当教导,1949年到沃雅国民学校当校长,后沃雅国民学校与衙顶国民学校合并为第三小学,父亲先后在第三小学当教导、校长等职务。

     在主管第三小学工作期间,积极向县长张书田(第一任县长)汇报情况,争取街道的支持,将附近旧房征用,并购买了邮车、轿铺等,改建扩建成校舍,从原来4间教室增加到9间,扩招了师生,把学校旁边的公地围成操场,使原本不具备小学条件的地方变成具有一定规模的学校。还购置了池塘等等以备后来的扩建,才使得目前的第三小学有现在的规模,确实为东山的教育事业特别是铜陵地区的教育做出了很大的贡献。

     父亲当教员期间,创新教育方式,率先独创了“纸灯教育”和“复式教育”方法。当时一般家庭和单位都使用煤油灯照明,为了节约煤油,提高教学质量,父亲在夜校(成人班)上课期间创建了“纸灯教学法”。所谓纸灯教学法,就是用木板做架,长三尺,高一尺半,外面罩上白纸写的课文,放在讲台上,使学生能看清楚内容,这样节约用油,方便教学。此法曾吸引众多群众前来报名读书,并作为教学模式在全县大力推广,省里获悉后,派专人前来观摩学习。由于成绩突出,东坑国民学校被评为全省优秀国民学校,并获得奖金100元。此方法与现代的幻灯片道理相通,但这个“纸灯教育”比现在普遍采用的幻灯片教学早了半个世纪多。在厦门大同小学期间,因教育资源短缺,曾探索创建“复式教学法”,就是两个年级的学生同时在同一个教室上课,教师轮流为两个年级的学生讲课,没上课的学生就在教室里写作业或自习。此方法曾做为典型在厦门市教育系统推广,接受了各校的观摩、学习。

     在学校期间,还曾担任东山新报社记者、民声报社编辑、福建团讯特约通讯员,漳州华声通讯社、漳浦民报、云霄新报、诏安青年正报等特约记者。积极联络附近各县的通讯员,及时收集、撰写信息。


     历史风云变幻莫测,个人命运随之起落。1957年12月,由于家庭出身及所谓的历史问题,随大批人马被发送往明溪县雪峰盖洋公社楼前农场、城岚分场等地参加劳动教养,1962年4月才得以解除回家。五年间背井离乡,历经磨难,九死一生,曾写诗作:

    “不见铁窗见万山,青山不足解愁颜,棲鸦夜泣声声泪,空教相思入梦难。”

    “一阵朔风一阵寒,长年离落苦孤单,光阴荏荏已三载,白发双亲思未还。”

     1963年1月,被安排到坑北群英养猪场,不久又被清理回家,再度失业。紧接着文化大革命开始,被打成“四类”分子,历尽摧残与迫害。1970年4月,响应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号召, 为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举家迁往平和县山格公社双田大队山荒生产小队。一家人背井离乡,生活极度贫苦,子女无法接受教育。然在那穷乡僻壤里,父亲和家人却得到了意外的安宁。


     粉碎“四人帮”后,阴霾终于消散了,人们的脸上也开始恢复了往日的笑意。父亲的命运再次发生了变化。1979年4月父亲接到教育局的通知,到顶街学校报到,重新当了小学教师。1980年10月政府对过去政治问题进行落实平反,因已到退休年龄,办理了退休,并作为代课教师留用。

     1984年3月,应陈汉波馆长的邀请到东山县图书馆工作,负责少儿图书室。从实验小学前旧有环池旁简陋排屋创办的阅览室,到后来前街行宫的正式图书馆,少儿图书室持续开展爱读月、智力竞赛、作文比赛、读后感评比等一系列读书活动,得到了少儿读者们的热烈欢迎,每个周末都人头攒动。图书馆也成为了当时铜陵镇最受学生、教师及市民欢迎的文化中心。因为敢于创新,引领地方文化风气,图书馆被评为全国先进单位。父亲晚年发挥了余热,再度为铜陵的教育事业做出了贡献。




AD

木头奶奶

奈何?无奈何!

Subscribe Subscribed
0
0
Report

Hot Topics

父亲 小学 教育 国民学校 学校

0 Comment

Submit
Please write a comment
See all comments

长按二维码,打开 Zine 小程序

阅读更多精彩文章

Canc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