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条结果
Loading...
- End -
西墙
命运的痕迹
Subscribe Subscribed
西墙
Wrote in January 23, 2016
命运的痕迹

现象学史前微记

幸命大学 丁正宇


黑格尔和他的同僚们的激情,让德国成为纯粹的“思想的国度”,并维持了三四十年之久。而然,也就是在这个时期,德国的科学,却被英国法国远远地甩在了垫底的大鸭蛋位置。1831年黑格尔甫一离世,德国的科学,立即复甦、勃发。在19世纪后来的岁月中,德国对人类科学的贡献,超过了英法两国的总和。研究德国在19世纪中后七八十年的哲学发展,才是特别有意思的。


在德国的科学复兴的进程中,科学的涉猎领域的扩展、学科的再分化,是该进程的重要特征。这简直使得哲学失去了研究的对象!这被称为“后黑格尔哲学危机”。随着1848年革命失败,整个德国对哲学已经失望透顶。此时,德国哲学的唯一出路,只能是让哲学傍附于科学。新康德主义应运而生。该思潮旨在建立一门非思辩性的所谓的“科学哲学” —— 实际上它是认识论的,它也是反黑格尔的。


新康德主义虽然是哲学衍附科学的产物,但作为“科学哲学”,它对科学的批判与划出界限,却于康德是一脉相承的。比如,它在早期,将科学方法与世界观做了严格的隔离。然而,1878年德国的政治风波,迫使新康德主义发生转向,成为一种积极关注与肯定世界观的“科学哲学”。这个转向,倒让新康德主义与黑格尔走得更近,与康德离得更远。


眼看着新康德主义就要为德国的精神文明新风尚添砖加瓦、贡献力量的时候,一个不太和谐的异类分子出现了。他就是布伦塔诺。他反对当时几乎一切的“主旋律”,这使得他往后的生活一直很琅珰。但正是在那段时间,他带出了伟大的学生胡塞尔;他也算是海德格尔的祖师爷了。由此,在20世纪掀起哲学革命的现象学,已在萌发之中了。




AD

西墙

命运的痕迹

Subscribe Subscribed
0
1
Report

Hot Topics

科学哲学 科学 哲学 德国 主义

0 Comment

Submit
Please write a comment
See all comments

长按二维码,打开 Zine 小程序

阅读更多精彩文章

Canc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