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条结果
Loading...
- End -
Tomeron
我每天都感到害怕
Subscribed Subscribe

Tomeron

我每天都感到害怕

如果没有见过光

又来了,问这问那,我每天都问,像个他妈的神经病。我不能问吗?我不能问,我没有资格。我直起身,伸懒腰,关掉电脑然后离开公司。腰颈的疼痛分散不了内心的煎熬,上了公交上,找到熟悉的座位,昏昏欲睡。有时候在车上也会做梦,梦见啥全忘了,串不起那些零碎片段,但还能感受到情绪,弥漫在车厢里,但消散得也快,就这他妈北京的公交,天黑了车内还一直亮灯,竟然还能消解生活的沉重——但太他妈亮了,一切丑陋都在显现,老子喜欢

May 20th,2018

我离开公司,等988路公交,等它来了,就坐靠窗的位置。时候尚早,没有人下班,我只是忍受不了——没有对象,行为缺乏客体。时间流逝得太快,工作繁重,高温难耐,我被面试者放了鸽子——一个女的,鲁美毕业,UI从业。我跟同事说,工作七年,她这作品都做的什么啊。我坐在马桶上拉屎,眼泪就要落下

;我趴在桌子上,插上耳机听歌,等同事来跟我对接工作,她过来,我就擦拭眼眶,谁也发现不了。工作做不完,但我无心工作,我跟他们说我回趟家,就真的回了家,这时才下午四点多,我躺在床上,澡也没洗,就睡了过去,冷热交替,半梦半醒,我不时睁眼,点亮手机屏幕,看有没有消息过来,然后再闭眼,如此反复。那几个小时,像是回到了过去,醒来也记不得什么,一切都很平淡。

May 14th,2018

没有衣服穿,就随便搭了件外套就出了门。在大悦城的镜子里,我才看到自己穿得就像个土鳖,长得也不好看,双手没地儿放,不知所措。西单的人特别多,我知道在北京,其实根本没人管一个土鳖怎么样,但还是感到难堪。早上拔了智齿,口腔仍隐隐作痛,我甚至又开始发烧,昏昏沉沉,头也不回地走在立姣前面。

见我前,她花了一个小时化妆,化得很精细。我看到了她微微闪光的淡粉色眼影,她皮肤白皙,在西单地铁站A出口的阳光下显得晶莹剔透。她从后面拍了我肩膀,喊我狗子。 最近周末老有人约我,我说工作很忙,去不了。我周末都在公司,但很自由,因为我是领导,每天的时间都可以自由支配,所以当我说没时间,只是我不想去。前不久在人大,她就要我过去找她,我嫌麻烦就推了,如果不是半年没见,今天肯定也会放她鸽子,因为与此同时,高

Apr 14th,2018

我已经对真理和幸福都丧失兴趣了,因为呢,它们可能真的与我无关。我不读书,不看剧,不玩游戏,占据我脑回路的是何子,还有我的股份。跟何子会怎么样我不敢想,但怎样我都接受;后者呢,一直是个疙瘩,我想我明天要把这事儿给解决了。公司下周就注册下来。作为初创团队的一员,对项目的独立融资起到的

献可以说并不小,却没有拿到股份。晚上下班,我给前同事打去电话问怎么办,他让我写个谈判的理由清单,再给我润色后发了回来,叫我明天去跟Leader谈谈。为什么突然这么看重股份呢,是因为最近我看到发展真是越来越好,商业合作不断,如果以后真能做到国外竞品那种量级,我会后悔死的。晚上公司的二楼只剩下我一人,我的校友——一个学景观设计的学长,在我们公司当作者——他给我打气,说我是元老,我的贡献比例并不低。有过

Apr 13th,2018

在太阳底下,我坐在路边等公交,看远处的车流。有一辆小货车上坐着两只石狮子,其他车就没什么值得留意的了。疲惫不堪,我眯着眼,看见远处有热浪在升腾——是夏天来了吗?我还穿着棉袄。好热啊好热啊,我没有衣服穿了,我抽不出空去买,一个人也不知道买什么。以前家人的担忧是对的,我过不好自己的生

。 不能指望什么。是的,我不能指望谁,谁都会离开,他们的选择很多,而我别无选择。我总是依赖别人,但没人需要我。我继续晒太阳,这感觉真的像夏天。北京到处是高楼大厦。我带朋友去望京SOHO吃了饭,我说等我们公司有钱了,也要搬来这里。但其实,我也没什么信心。这是午后一点,没有事物被遮掩,一切都清晰可见。我被日光穿透了,我看得见自己的虚弱,奄奄一息。而现在,我正在往公司赶,我还得打起十二分精神来工作。我的

Apr 10th,2018

Loading...
Pretty Record, Easy Sharing
Downl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