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条结果
Loading...
- End -
Subscribed Subscribe

顾尘寰

扎米亚金·「我们」·反乌托邦

人之所以快乐,源自于他会思考。 人之所以痛苦,亦源自于他思考。 人之所以被称之为人,而不是野兽,或是其他某种动物,是因为他们有感情,且会思考。 这是在读完扎米亚金的著作《我们》之后,所拥有得最深刻的感受。 提到扎米亚金的《我们》,就不得不提到“乌托邦”和“反乌托邦”这两个词。 在读《我们》之前,我只听闻过“乌托邦”这个概念,至于“反乌托邦”倒是闻所未闻。毕竟早些年时,我自己也算得上是半个理想主义者,而理想主义者们往往无法避免去知晓的两个概念就是“理想国”和“乌托邦”,或者说将两个概念合并在一起理解也并无不可。 乌托邦(Utopia)这个词语的本意是“不存在的地方”,或者是“好地方”。延伸意义可以理解为,理想的、不可能实现的好事情。乌托邦本来是一个舶来词,所以它的中文翻译可以理解为“空想的国家”。古希腊哲学家“柏拉图”最先提出了这个概念,并著作有《理想国》一书,而后空想社会主义的创始人托马斯·莫尔在其著作《乌托邦》中明确了释义了这一概念。概括来说,就是私有制被认为是万恶之源,所以应当消灭,之后人民才能得到“幸福”。 乌托邦,一个拥有完善社会法制、政治、价值观念的美丽新世界被提出之后,

Jun 15th,2018

阿Sam·孤独远行

「一」 即便一再放缓阅读速度,还是很快读完了阿Sam的新书,《孤独远行》。 收到新书的那天,是2018年1月17日,而今,是2018年2月1日。 不多不少,刚好两周,十四天。
在这两周里,上海历经了多年未曾有过的大雪,天寒地冻,飞雪里,许多人都没撑伞,就那么孤独地行走着,有点像是个巧合。 这些年来,一直对外宣称自己的“偶像”是阿Sam。 但关于他要出新书这件事儿,自己还是挺后知后觉的,直到他在微博上发布预售消息。 这么看来,自己还真算不上是一个合格的fan。 而且前段时间,阿Sam在上海钟书阁进行现场签售会,我也没去,原因是那天上海大雪。整个周末,从早到晚自己都窝在被窝里,哪里都没去,就连好友在常州为女儿举办“百日宴”都推掉了。 可能是因为自己太懒,又怕冷吧。明明有一次能够近距离接触偶像的机会,就这么白白放弃掉了,我这个fan还真是,不够称职啊。 「二」 很多人知晓阿Sam是从他博客时代的“午夜场”开始,而我知晓他,却是从五六年前他出版的第一本书开始。那本书叫《去,你的旅行》,已于2017年年末再版。 那年,读完Sam的第一本书,我踏上了自己人生中第一段旅途,而今过了好些年,走过

Feb 1st,2018

非洲三万里

前些天,和许久没联系的林冰聊天,原以为她已经在南京安定下来,不再到处漂泊旅行,却没想,听她说起今年二月份即将出发去往非洲的计划。 还记得2012年,我们在拉萨认识时的情景,那时候的我们还都是二十出头的毛头小子、小姑娘,一晃眼,五年过去了。这些年,我们各自去过不少地方,从中国大陆,逐渐走到东亚、南亚、东南亚,虽然没再有机会一起旅行过,但彼此依然保持着联系。 只是没想到,林冰这姑娘,已经越走越远了。 想想,这些年旅途中认识过不少人,他们当中也有些人已经去过非洲了,而林冰是我熟知的第三个人。 至于去非洲旅行?这个计划于我,暂时还没正式提上日程吧。 虽然,早些年前读三毛的时候就曾在心中起誓,有生之年,一定要去一次非洲,去亲眼看看撒哈拉,看看这世界上最广阔的沙漠荒原。 而后也因为有段时间爱看《动物世界》,所以特想去非洲看看那里的野生动物们,还有非洲草原上,残阳如血般的日落。当然驱使我去看野生动物的动力,绝对与赵忠祥老师无关,毕竟我个人对于“野生动物的交配和捕猎行为”并没有太大的兴趣,只是想看看那些“相对自由”,没有被禁锢在囚笼里的自然界生灵是如何生活的。 同林冰聊天时,恰巧在读毕淑敏老师所著

Jan 11th,2018

这几年,因为每年亚马逊和当当网的购书优惠活动,囤积过不少书。

有些是一直以来想看的,有些是挺朋友们提起过,但对作者不甚了解得,还有一类就是纯粹买来凑单用得。虽然这样说有点“市侩”,和显得不那么像是一个喜爱阅读的人,但事实就是事实。凑单了,就是凑单了,毕竟网店的优惠活动通常都是满200减100,或者是满200减50这样的。 我也知道,这样趁着网店的优惠活动来囤书,对于图书出版业本身来讲并不能算是一种支持。毕竟出版社也是需要靠利润来运营的,即便是在这样一个电子图书已经相当发达的时代里,它们也在顽强地生存着,寻求着变通。作为一个喜爱并支持纸质书的人,应该更多得支持他们才对。买折扣书,算得上是支持吗?可能并不能算吧,但忍不住降价促销的诱惑,这往往是很多人的通病,当然这种购买并不仅仅体现在图书市场上,在其他任何一个市场行业其实都是一样的。 咦,好像话题不知不觉就跑偏了。咳,再说回到书架上的囤书吧。 那些摆放着两三年还没来得及读的书,其实不少,只能在悠长的岁月里慢慢去读。但要真正说到摆放时间最久得,可能就是这本MOOK——《我们·素直》。 这也是我为数不多,不是花钱买来的书。当然,如果撇开那些熟悉的编辑、朋友,或者出版公司约稿书评的样书,以及友人赠送来当

Dec 8th,2017

「偷影子的人」·马克李维

“你认为世界上与你关系最亲近的人是谁?” 若是提出这样一个问题,我想百分之九十九的人给出的答案,都是可以预见的。因为它有一个非常容易涵盖的范围,可能是出于人类潜意识的直觉,他们会不自觉地从自己的亲人、朋友或者爱人里来选择一个人,然后,将他定位在“最亲近”这个位置上。 除此以外,人们一般不会想到其他,不会想到,不管你承认与否,其实世界上最了解你自己的人,是你自己,与你关系最亲近的人,亦是如此。而除自己本人之外,一直和你“在一起”的,其实只有你的“影子”,不管你走到哪里,处于什么样的情景之中,它都默默陪伴着你。 在生活中,我们往往会很在意周围的人,在意他们的言谈和你对的评价,往往忽视自己的感受,就跟别提在意自己的“影子”,而马克·李维的这本《偷影子的人》,便讲述了与影子有关的故事。 说起马克·李维,我以为他真是一个起书名的大师,虽然自己并不清楚,这样的书名究竟是出于他的意愿,还是出版社编辑的想法,不过这些于读者而言,并无太大的不同。 但我还是得承认,读这本书的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它的书名——《偷影子的人》。 影子原本是看得到,但却摸不到的存在,说它虚幻,却又真实存在着,而又是什么样的

Nov 10th,2017

Loading...
Discover the fun of creation
Downl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