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rrent TAG

诗歌

异乡人手记

韦白 19       中国当下的诗歌类型中,那种最传统的“泛抒情”诗歌依然是公开刊物诗歌的主流。而这与传统的诗歌教育有关,也就是说一个接受现在正常的基础教育和高等教育的人,普遍的对诗歌的认识,也基

Feb 10th,2017

商略:关于传统诗歌的书写日常——地理诗歌和诗歌的地理学

不同地理区域,所呈现的诗歌差别,最早体现在《诗经》的十五《国风》中,仅就爱情题材来说,《秦风•蒹葭》的明亮、干净、开阔,却又含蓄的风格,与《郑风》、《卫风》的大胆、开放,甚至是放纵和直抒胸臆风格,两

Dec 26th,2017

揪心的人

这世上每多出一个事件,就有人会多出很多烦恼,就会揪心。比如,当下写诗的人多起来了,就有人开始不高兴了、不愿意了,就有人说表示除了他自己,其他人写得全是垃圾诗、伪诗!在我看来,这是可笑的。首先,这是话语权的被重新分配而产生的问题,并不是诗歌要研究的对象。呼喊的人偷换了概念不说,也多少显得杞人忧天。你不喜欢,你不看就好了,没有人一定要求你对当下的诗歌现场负责。如果说有责任,这责任也是属于每一个写诗的人,绝不是属于某个人、某一部分人或者某个团体或阶层。         民间素来有好诗,这有历史证明,从《诗经》到现在,不乏。         翻开这些言论,很容易就会发现,这些人其实反对的和试图排除的甚至是视为敌对的,仅仅是他们自己不喜欢的,而不具有“所有人都不喜欢”的特质。任何事物都是根据人的好恶才被区分为“好的或坏的”,把自己不喜欢的都统称为“伪、垃圾”,这就显得有点可疑——仿佛他被允许启动了“上帝模式”。如果是这样,他自己反而首先具备了“伪”的基本属性和特征。         没有人是诗歌的“嫡系子孙”或者是诗歌王国的“皇亲国戚”,诗歌的多元意义决定诗歌一定是属

Jan 14th,2018

雪根之帖|让诗自己生长(2016年第004期)

      让诗自己生长         一件衣服,被放在大青石板上不停地揉搓,捶打,而人们都说,他们是爱她的,像父母爱自己的孩子……但她越来越苍白,苍白得如同白昼,终于失去了时间中黑暗的部分……

Jan 19th,2016

温青的2016年年终总结

作品刊发: 1、《文艺报》3月30日“军事文艺”副刊发诗《东方有盾》(外二首) 2、《诗刊》第5期(下半月刊)发《喀喇昆仑的鹰》(组诗) 3、人民文学出版社《星河》2016年春季卷

Feb 6th,2017

从诗歌流氓这个词语想到的

如果诗歌仅仅是说出一个事件、表达了一个愿望、陈列了一次生活经历、描绘了某处自然风貌、吟唱了一份自我情感……这是中学生作文就可以做到的。诗歌之所以是诗歌,它一定离不开奇迹般想象力构成的佳句、并由此提供诗人独特的发现。这是由一个人的语言天赋决定的,你不服也没用。         为什么太多的“诗”(甚至是著名诗人的诗)让人觉得平淡无奇——就是因为他缺少诗性语言天赋!优秀诗歌文本和平庸诗歌文本的区别,很大程度上就取决于此。例如:“我喜欢马群急速奔走,像滚向天际的雷声”“我喜欢那些游动的渔火,像神端出的明灯”这样充满阅读想象和期待的佳句,到了平庸诗人那里,只能“像一部轰鸣远去的拖拉机、渔火好像天上的星星。”         我认为:诗歌诸多要素中,诗性的、奇迹的想象力语言,是确定一个写分行文字的人究竟可否获得“诗人”身份的主要因素。         这是一个没有难度的诗歌写作时代,对诗歌的“喜欢”变成了“诗人职业性身份”的庸常法则,这是诗写丧失精神自觉的可悲状态。同时,诗歌也需要语言的自觉,一个诗人,终究是逃不过语言这一关的。诗到语言为止吗?错了,诗到语言才开始。

Nov 28th,2017

随笔一则

和八十年代那场声势浩大的“诗歌运动”相比,时下诗坛的热度似乎有过之而无不及。但令人堪忧的是,我们很难在可以用“吨位”来计数的诗歌文本中发现优质和异质。绝大部分作者的思维和写作都处于一个复制和模仿的格局中彼此消解。而对这些文本产生的、被热衷的争论,就好像一树麻雀在争夺清晨的阳光一样,叽叽喳喳又无序无源,他们各自举起黄牌红牌,相互攻击、相互炒作,甚至引发吵骂和官司。造成这种恶性循环的原因不外乎一下几条: 1. 消费主义介入诗歌写作、阅读甚至是发表渠道。 2. 网络自媒体编辑资质和审美缺失,他们更多看重的是如何争夺话语权,粉丝模式僭越了编辑意义。 3. 诗歌写作普遍不是发于精神觉醒,良性导向的缺失和无能,使诗歌写作成为一种时髦而不再是精神诉求。 4. 来自碎片化、快餐化的写作和阅读方式对诗歌的伤害。 5. 大部分诗歌写作者没有深度阅读的习惯,独立思考被庸俗的社会关系学入侵,诗歌不再是一个诗人对世界起码的尊重,而成为一种对世界的调戏。 6. 自恋、狂妄的“诗流氓”横行,利益化的诗歌圈子成为“诗歌霸主”。   ——丁不三 2018年1月4日

Jan 4th,2018

《陸》詩歌第七期征稿啟事

诗歌民刊《陆》是厦门本土代表性的诗歌刊物,自2007年创办至今已出版六期,受到国内外诗坛瞩目与认可。在陆续重磅推出“福建诗歌版图”(创刊号)、“厦门诗群与厦门抒写”(第2期)、“台湾与厦

Jul 4th,2016

《西外诗人欢迎你》

欢迎今年高考凯旋的童鞋报考我们西安外国语大学,1980年代诗歌的黄埔军校是北师大,今日诗歌的黄埔军校就是我们西外,西外的诗兄诗姐和西外明(名)师暨西外“诗歌黄埔军校训导主任”、著名诗人伊沙欢迎你。 伊沙,当代著名诗人,作家,翻译家。原名吴文健。1966年5月19日生于中国四川省成

Jun 17th,2016

余秀华诗歌事件有感

在诗歌面前,评论尤其显得多余。这次的诗歌事件越来越和余秀华无关。有趣的是余成了一面镜子,照见了那些自以为有诗歌话语权的诗歌名人们五颜六色的心。 诗歌无非也是一种表达,打动人的部分并非归功于诗人,而是借由诗人而传达出来的诗歌背后那神秘的力量。 好与坏,懂与不懂都是毫无意义的话题。生活又有几人能懂呢?大家都不过是在迷惘中摸索前行罢了。所以这“打动人”虽不够明确却也成了现今默认的一个标准。可是诗歌打动不

Feb 9th,2018

Loading...
Next Page